<nobr id="lnlum"><progress id="lnlum"></progress></nobr>
      <nobr id="lnlum"></nobr>
        1. <form id="lnlum"><small id="lnlum"></small></form>
          <nobr id="lnlum"></nobr>

            中國期刊網 專業從事評職稱論文發表,核心期刊征稿,核心期刊發表,SCI論文發表等學術咨詢服務

            村民獲得感對其參與基層民主選舉的影響

            來源:中國期刊網 分類:農業 發布時間:2020-07-17 瀏覽:0

              摘要:采用中國國家數據庫(CNSDA)中的“協商民主與選舉民主調查”數據,通過定量分析,探討村民獲得感對其參與基層民主選舉的影響,分析發現村民獲得感對其參與基層民主選舉有一定的影響,且較為顯著。據此,提出要多渠道并行,加強宣傳教育,完善基層民主選舉參與機制,培育村民文化素養等措施來增強村民的獲得感。

              關鍵詞:村民;獲得感;基層民主選舉;影響力

              中圖分類號:D422.6 文獻標識碼:A文章編號:CN61-1487-(2019)12-0014-03

              《鄉村科技》(月刊)創刊于2010年,是由河南省科學技術信息研究院主辦的以服務農村、農業、農民為宗旨,以實際、實用、實效為特色,以農村基層政府工作人員、農業科技人員、廣大農民和各類農村專業戶為讀者對象,推廣先進適用技術,推薦新優品種,介紹致富經驗,傳遞農業信息,普及科技知識,融科學性、實用性、通俗性、趣味性為一體,是新時期農民的優秀科普讀物。

              自1988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會組織法(試行)》實施以來,農村基層民主建設歷經探索、發展、提高、創新四個階段,民主治理逐步走上了規范化的發展軌道,公民的政治參與意愿越來越強烈。然而,在實踐過程中,村民參與基層民主選舉通常會受到村民自身素質、利益驅動、政治環境、社會環境、經濟環境、制度環境和候選人素質與能力等因素的影響[1]。其中,村民的自身利益的滿足,政治環境、社會環境、經濟環境與制度環境的改善等都是村民獲得感的體現。那么,村民獲得感是否會對其參與基層民主選舉產生影響?村民獲得感越強,其參與基層民主選舉的積極性是否會更高?這就需要深入探究村民獲得感對其參與基層民主選舉的影響問題。

              一、研究現狀

              認真梳理目前國內外對此問題的研究成果,主要有如下結論:首先,以黃艷敏、張文娟和趙娟霞等為代表的研究學者認為,當個體對自我獲得處境存在公平認知時,將顯著地提升獲得感。當個體對社會抱有公平信念時,對獲得感的生成也存在正向驅動作用;基礎觸發路徑與認知誘導路徑下實際獲得與公平信念的交互作用,形成獲得感的疊加效應[2]。其次,方森君、原志敏、程乃勝等部分學者提出,不合法的選舉過程、他人意見、宗教勢力、黑惡勢力、“兩委”關系失衡等也會影響基層民主選舉的進程。[3][4][5][6]這些情況導致了村民逐漸對民主失去興趣和信心,更為嚴重的是,它破壞了國家有關村民自治法律的嚴肅性。

              二、研究方法與設計思路

              (一)數據與方法

              1、抽樣及數據來源

              本文使用的公開數據是來自教育部人文社科規劃項目“協商抑或選舉:鄉鎮治理創新模式比較研究”(編號:13JYA630063)和南開大學2012年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業務費專項資金”資助(編號:NKZXA1211)。數據庫名為“協商民主與選舉民主調查”,其數據收錄于中國國家數據庫(CNSDA)中。該數據中的調查問卷由馬得勇博士(現任南開大學周恩來政府管理學院教授)設計,并具體負責調查的執行。

              此調查主要在浙江省臺州市溫嶺縣級市、浙江省溫州市樂清縣級市、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區、四川省南充市順慶區等下轄范圍內的鄉村中進行。本項研究所使用的數據資料的收集主要是以對當地村民的問卷調查為主,并輔之以對村民和基層干部的訪談,問卷調查分別在2010年、2013年、2014年進行。此次調查采用非概率抽樣法,選取2—3個鄉鎮中每個鄉鎮人口比較集中的2—3個村子,向村里的每戶村民發放問卷,每個鄉鎮收集約200份問卷,每個調查點收集問卷400份左右,最終共收集到有效問卷1987份。

              2、變量與數據

              (1)因變量。本次研究采用的因變量為“基層村民參與民主選舉”,具體指村民參與基層選舉,并且“自下而上”的在同級別候選人中“公平投票”選擇上級領導者。

              (2)自變量。本次研究采用的自變量為村民的“獲得感”作指標。基于CSS數據,共可得出四個維度下的獲得感:一是個人發展感,體現為個體感知到的生活水平和社會經濟地位的提升;二是社會安全感;三是社會公正感;四是政府工作滿意度。[7]

              (二)研究假設

              基于獲得感主要由“個人發展”“社會安全”“社會公正感”“政府工作滿意度”四個因素構成,本文提出獲得感對基層村民參與民主選舉的影響的四個假設。

              假設1:村民的家庭經濟狀況越滿意,其參與農村基層民主選舉的意愿會更高。

              假設2:村民的社會安全感越高,其參與農村基層民主選舉的意愿會更高。

              假設3:村民的社會公平感越高,其參與農村基層民主選舉的意愿會更高。

              假設4:村民對政府的評價越高,其參與農村基層民主選舉的意愿會更高。

              (三)分析方法

              本研究將使用Stata15進行定量分析,采用最小二乘回歸模型,建立個人發展、社會安全、社會公正感、政府工作滿意度對基層村民參與民主的影響分析模型。

              三、研究分析

              由表1可知,以個人發展為自變量,以基層村民參與民主選舉為因變量進行回歸分析,可得如上分析結果。據以上結果可知,在回歸模型中,F統計量為11.86,F值通過檢驗,顯著性概率P值為0.0006,小于0.01,所以此模型是顯著的,模型具有顯著的統計學意義。個人發展所對應的顯著性P值為0.001,小于0.01,且個人發展對應的回歸系數B值即Coef.值為正值,所以,個人發展對基層村民參與民主選舉具有顯著的正向影響。

              由表2可知,以社會安全為自變量,以基層村民參與民主選舉為因變量進行回歸分析,可得如上分析結果。據以上結果可知,在回歸模型中,F統計量為33.95,F值通過檢驗,顯著性概率P值為0.000,小于0.01,所以此模型是顯著的,模型具有顯著的統計學意義。社會安全所對應的顯著性P值為0.000,小于0.01,且社會安全對應的回歸系數B值即Coef.值為正值,所以,社會安全對基層村民參與民主選舉具有顯著的正向影響。

              經檢驗,可得回歸模型公式如下:基層村民參與民主選舉=1.3144+0.0542625社會安全

              所以綜上所述:假設——村民覺得生活工作越安全,其參與農村基層民主選舉的意愿會更高是成立的。

              由表3可知,以社會公正感為自變量,以基層村民參與民主選舉為因變量進行回歸分析,可得如上分析結果。據以上結果可知,在回歸模型中,F統計量為170.18,F值通過檢驗,顯著性概率P值為0.0000,小于0.01,所以此模型是顯著的,模型具有顯著的統計學意義。社會公正感所對應的顯著性P值為0.000,小于0.01,且社會公正感對應的回歸系數B值即Coef.值為正值,所以社會公正感對基層村民參與民主選舉具有顯著的正向影響。

              經檢驗,可得回歸模型公式如下:基層村民參與民主選舉=1.245672+0.0589414社會公正感

              所以綜上所述:假設——村民的社會公平感越高,其參與農村基層民主選舉的意愿會更高是成立的。

              由表4可知,以政府工作滿意度為自變量,以基層村民參與民主選舉為因變量進行回歸分析,可得如上分析結果。據以上結果可知,在回歸模型中,F統計量為60.29,F值通過檢驗,顯著性概率P值為0.0000,小于0.01,所以此模型是顯著的,模型具有顯著的統計學意義。政府工作滿意度所對應的顯著性P值為0.000,小于0.01,且政府工作滿意度對應的回歸系數B值即Coef.值為正值,所以政府工作滿意度對基層村民參與民主選舉具有顯著的正向影響。

              經檢驗,可得回歸模型公式如下:基層村民參與民主選舉=1.307847+0.041699政府工作滿意度

              所以綜上所述:假設——村民對政府的評價越高,其參與農村基層民主選舉的意愿會更高是成立的。

              四、分析討論

              綜合上述分析,本文所提出的假設都得到了支持,村民獲得感對其參與基層民主選舉的有一定的直接或間接促進作用;但各自變量作用于因變量的效果有所不同,其發揮的影響作用也有所不同。

              總體來說,社會安全感、社會公正感與政府工作滿意度以及個人發展感對基層村民參與民主選舉都有一定的影響作用,但其影響效果不同。社會安全感、社會公正感與政府工作滿意度對基層村民參與民主選舉的影響比個人發展感的影響較顯著。從理論上來說,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經濟問題是滿足村民衣食住行的前提,只有滿足了基本的生存需求,才會去追求政治需求。然而,看似個人發展是影響農村基層協商民主參與的最大因素,但通過本文的研究分析卻得出了不同的結論,社會安全感、社會公正感與政府工作滿意度對基層村民參與民主選舉的影響,已經超過了個人發展。

              第一,村民的個人發展越好,其參與農村基層民主選舉的意愿會更高。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若村民食不果腹,便不會再有閑暇心思去參與政治活動。只有當村民有一定的經濟基礎時,才會萌發參與政治的意識,當經濟利益得到滿足后,才會去追求政治利益。一般來說,有穩定收入、收入狀況較好的村民才會產生政治興趣、政治責任感和政治意識,才會有強烈的意愿參與基層民主選舉,村民的家庭經濟狀況越滿意,感知到的生活水平和社會經濟地位越高。因此,具有一定的經濟基礎才會萌發參與政治的意識。

              第二,村民的社會安全感越高,其參與農村基層民主選舉的意愿會更高。社會安全感是人們對社會安全與否認識的整體反映,它是由社會中個體的安全感來體現的。安全感是反映社會治安狀況的重要標志之一,也是衡量社會運行機制和人們生活安定程度的標志。當村民擁有社會安全感時,會認為生命安全是可以得到保障的,社會生活是安定的,才會去考慮參與政治生活。當村民的社會安全感越高,其參與農村基層民主選舉的意愿會更高。

              第三,社會公平感是人們將自己在社會中的收入、地位和聲望與他人相比較,或與自己過去相比較而獲得的一種主觀評價。社會公平感的獲得不僅與主觀因素有關,也要受到各種客觀因素的影響。當大多數人的社會公平感比較高時,就說明這個社會整體的社會公平正義程度比較高。當村民的社會公平感提高時,會對這個社會產生信任感,會覺得自己能通過公開的政治渠道公平地獲得政治利益,才會產生強烈的興趣參與基層民主選舉。

              第四,當村民對政府的評價越高,其對政府、對基層協商民主的政策的認同度和信任度會更高,其參與基層民主選舉的意愿也會相應提高。政府評價是指公民對政府的行為、理念、工作作風等一系列政府活動的看法,是公民對政府認同度的一種評價指標。當村民對政府評價較高時,說明其對政府的信任度較高,更相信政府會為民辦事、實現自己的利益訴求。所以村民對政府的評價越高,其對政府、對基層協商民主的政策的認同度和信任度會更高,其參與基層民主選舉的意愿也會相應提高。

              五、對策建議

              總之,當村民具有較高的獲得感時,即對生活現狀較為滿意、社會安全感較高、感覺社會比較公平、對政府評價較高,才會積極參與基層民主選舉,才會產生強烈的政治參與意愿。

              基于以上研究結果,本文對如何提高村民參與民主選舉的意愿提出以下對策建議:

              第一,要多渠道并行,提升村民獲得感。要落實鄉村振興戰略,大力發展鄉村經濟,進而促進個人發展,改善村民家庭經濟狀況;要提升政府評價,從政府信任度著手,加強基層政府與村民的良性互動,避免鄉鎮政府與村民間溝通不順暢而導致村民對政府的誤解,贏得村民信任;要提高社會安全感,營造安定的社會環境,確保社會治安狀況良好;要提高村民的社會公平感,確保村民擁有公開的政治渠道,公平地獲得政治利益,加強社會信任感,從而有動力參與基層民主選舉。

              第二,要加強宣傳教育,調動村民的積極性。基層民主選舉是廣大村民群眾自主決定自己的當家人,這是落實依法治國基本方略的實際步驟。鄉鎮黨組織和政府在這個過程中起著關鍵性作用,對村民是否能有效參與基層民主選舉有著較大的影響。因此,基層黨委政府要加強民主選舉的宣傳倡導,誠心誠意地邀請村民參與到基層民主選舉中來,傾聽村民對民主選舉的意見與建議,充分調動村民參與基層民主選舉的積極性。

              第三,要公平公正公開,完善基層參與機制。參與機制的完善與否,對村民參與基層民主選舉有直接的影響,所以必須完善基層民主選舉參與機制。基層民主選舉要遵循公平、公正與公開的民主選舉原則,同時健全參與機制的程序、規則與制度;完善現有的溝通機制,并拓寬村民參與民主選舉的渠道與方式,集思廣益,傾聽民眾訴求;建立有效的激勵機制,積極鼓勵村民參與基層民主選舉,積極履行投票義務。

              第四,要倡導拋棄舊俗,培育村民文化素養。“文化對于社會個體的影響最為持久和有效”[6]。要提高村民民主選舉的參與度,僅僅在鄉鎮政府方面下功夫是不夠的,還要培養村民的自主參與意識和政治文化素養。一些村民雖然有強烈的參與意愿,但由于受到傳統文化和制度的影響,導致主觀的參與受限。所以,要倡導村民打破舊俗舊觀念,更新思想、觀念,培育公民文化、提高村民的政治文化素養,培養村民的政治敏感度和政治認知能力,來激發其協商參與的興趣。

              參考文獻:

              [1]趙愛明,史仕新.村民參與民主選舉行為的影響因素探析[J].經濟體制改革,2010(2).

              [2]黃艷敏,張文娟,趙娟霞.實際獲得、公平認知與居民獲得感[J].現代經濟探討,2017(11).

              [3]方森君.當代農村宗族勢力對民主選舉的影響及對策[J].學理論,2015(32).

              [4]原志敏.溫州農村宗族勢力對民主選舉的影響探析[J].溫州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4(5).

              [5]程乃勝.中國村級民主選舉的法社會學思考[J].金陵法律評論,2005(1).

              [6]劉穎.人與制度互動關系探微——中國鄉村基層民主選舉的法社會學研究[J].社會中的法理,2011(1).

              [7]呂小康,黃妍.如何測量“獲得感”?——以中國社會狀況綜合調查(CSS)數據為例[J].西北師大學報(社會科學版),2018(5).

            本文由中國期刊網首發,一個權威專業的學術論文發表知識網。

            文章名稱:村民獲得感對其參與基層民主選舉的影響

            文章地址:/fbzs/qkzs/nongye/552.html

            雜志社合作

            十年平臺,長期與1000+雜志社保持著合作伙伴關系

            協議保障

            可簽署保密協議,不透露用戶信息跟蹤進程,保護個人隱私

            期刊種類完備

            為您提供較新期刊信息,覆蓋大部分地區行業,滿足您的要求

            實體公司

            對公企業賬號,放心信任,工商部可查。注冊資本金500萬

            期刊導航

            論文發表加急通道

            內容推薦
            消除重慶市集體經濟“空殼村”的幾點建議
            解讀保護性耕作技術在玉米種植區的推廣
            淺議動物衛生監督在脫貧攻堅工作中的作用
            試論我國現代城鄉一體化建設的發展策略
            嵌入性視角下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的適應性調適
            鄉村振興背景下村容村貌提升整治設計探析
            論生態農業的邊界、原理與應用
            小農戶有機銜接現代農業發展研究
            村民獲得感對其參與基層民主選舉的影響
            關于引黃灌區泥沙資源利用的探討
            精準扶貧的績效評估研究
            基于耕地分類保護下的農業資源精準整合
            日韩不卡v二区